ENGLISH

ENGLISH

扫一扫关注我们

筑巢引凤 打造海洋科技基地——自然资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卫星海洋环境动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人才引进成果综述

2019-11-19

       浙江杭州,西子湖畔,自然资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内,卫星海洋环境动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以下简称SOED国重室)坐落其中。它是自然资源部唯一的国家重点实验室,位列自然资源部科技创新平台建设第一梯队,也是海洋二所的核心科技平台。

       近年来,SOED国重室以卫星海洋环境动力学为主攻方向,以国家海洋环境安全和海洋生态系统产出与服务中的重大需求为牵引,以卫星遥感和自动剖面浮标等海洋观测新技术为重要手段,开展多学科交叉与整合研究,重点解决中国近海及邻近大洋中所面临的海洋资源环境科学技术问题,成为特色鲜明、具有显著国际影响力的海洋科技基地。

       科研成果上的硕果累累,离不开强有力的人才队伍建设。对于科研机构来说,人才更是第一竞争力。为此,SOED国重室依托海洋二所,围绕海洋卫星遥感技术与应用、海洋动力过程与生态环境、大洋环流与气候变化三大研究方向,紧紧扭住人才这个“牛鼻子”,坚持人才培养与引进“双轮驱动”,在大力培养人才的同时,加大了国内外优秀人才的引进力度,聚天下英才而用之,打造出一支实力雄厚、富有活力的人才队伍。

中科院院士陈大可(前排左二)及其团队成员

2.jpg

 印度洋业务化海洋学研究中心 科学主任康仁植(右二)及其团队成员

3.jpg

SOED国重室主任柴扉(前排左四)及其团队成员

       

高水平学术带头人的“朋友圈”       

       要说SOED国重室引进的人才,首先当属著名物理海洋学家陈大可。他曾长期担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和研究员,2006年受聘成为首任SOED国重室主任,2015年他当选为中科院院士。

       现任主任柴扉同样是由美国归来。在加入SOED国重室之前,他是美国缅因大学海洋学院院长,长期从事物理-生物地球化学模型的研究工作,是享誉国际海洋领域的著名科学家。2016年,他拒绝了其他高校的高薪聘请,受聘担任SOED国重室主任。2017年,他入选为国家海外高层次人才。

       以陈大可、柴扉等为代表的高水平学术带头人的加盟,极大增强了SOED国重室对中青年海洋科技人才的吸引力,也将他们的“朋友圈”带到了实验室。很多人之所以选择来到SOED国重室,不仅是看中了这一国家级科研平台,也是“奔着”他们来的。

       印度洋业务化海洋学研究中心科学主任康仁植便是陈大可、柴扉“朋友圈”里的高端人才。这位韩国著名气象海洋学家,是海洋二所引进的第一位外国顶尖人才,长期从事全球气候模拟、季节气候预报和可预报性、季风和厄尔尼诺-南方涛动动力学研究等方面的研究,并在其研究领域中做出了杰出贡献。他所领导发展的全球耦合模式为韩国的业务预报模式奠定了基础,被多个国家的研究中心应用,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在康仁植看来,来到SOED国重室工作完全是水到渠成的事儿。2018年担任印度洋业务化海洋学研究中心科学主任之前,他就已连续6年作为“海星学者”到海洋二所开展研究和交流,对SOED国重室的科研环境非常熟悉。同时,他又看好印度洋研究中心,认为有关印度洋的海洋学研究对于中国及其周边国家的季风气候研究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因此,当海洋二所以该中心科学主任一职向他伸出“橄榄枝”时,他便欣然同意前往中国工作。

       “我的科研团队现在有4个博士后和1个博士生,明年还将继续增加。在不到的一年的时间里,能如此高效地组建这样一支团队,让我非常地惊喜。”康仁植对记者说。

       如今,康仁植及其带领的团队正基于世界领先的大气与海洋模式,研究并构建全球和印度洋区域海气耦合模式,并进行防灾减灾业务化预测。他坦言这是一项非常具有挑战性的科研任务,需要众多科学家共同努力,也需要多年的持续研究,他和他的团队将为此不懈努力。

       SOED国重室引进的人才中,不仅有康仁植这样的外国顶尖人才,也有SOED国重室副主任唐佑民、研究员吴巧燕等归国学子。唐佑民是加拿大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博士、纽约大学柯朗数学研究所研究科学家,2005年入选加拿大联邦政府人才计划首席科学家和加拿大北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吴巧燕于2007年获得美国得克萨斯A&M大学大气科学系博士学位,2017年获得国家优秀青年基金。正是这些高水平海归人才的加盟,让SOED国重室人才队伍日渐壮大,科研成果不断出新。

       海洋二所副研究员谢晓辉也是其中之一。2013年,从法国巴黎第六大学完成博士后研究后,谢晓辉去了美国马里兰大学环境科学中心实验室,主要从事海洋内波、湍流混合、河口环流与物质输运等海洋动力过程研究,在海洋内波的产生,耗散与及其引起的湍流混合方面取得众多创新性成果。

       这一待就是5年。这期间,他也有想过回国,但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直到2018年,他收到了陈大可发出的回国工作邀请。

       对于来到SOED国重室,谢晓辉说主要是平台与院士两重因素的吸引。事实上,他在打算回国的时候,并不仅仅考虑了海洋二所,也找过其他国内涉海高校与科研院所。但一番权衡考虑之下,他最终来到了海洋二所,加入了陈大可的科研团队。

       “陈大可老师关注的海洋动力过程研究,与我的研究兴趣和方向非常契合,我想加入后应该能干出一些成绩来。”谈及加入SOED国重室的初衷,谢晓辉这样说。

       加入SOED国重室后,谢晓辉获得了国家海外高层次人才青年项目资助,使他在科学研究上的很多想法有了实现可能。今年5月,他首次担任某调查航次的首席科学家,通过设置试验、组织实施、获取数据,验证了科学上的设想,令他成就感十足。现在,谢晓辉不仅参加了由院士领衔的国家级重点专项,也成功申请了如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南海北部内潮演变与耗散研究》等项目,让他的个人才智得到了更充分地发挥。

       与谢晓辉一样都是海归的,还有海洋二所副研究员王云涛。毕业于美国佐治亚大学物理海洋学专业的王云涛博士,在美国学习与工作了7年,先后就职于美国佐治亚大学、美国国家海洋渔业署,主要从事海洋生态动力模拟研究,主持和参加了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美国国家航空与航天局、美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等资助的项目研究。

       工作稳定,收入颇丰,王云涛说当时他虽然也有回国的想法,但并未具体实施。契机发生在2016年。那年6月,王云涛在美国罗德岛大学参加了一个海洋动力模拟的学术会议,并作了学术报告。他的报告引起了同样前来参会的SOED国重室柴扉主任的注意,尽管两人很早便已相识,但多年来少有联系。等到9月,他回国参加CLIVAR开放科学大会,又与柴扉进一步沟通。不久后,他就获邀来到海洋二所作学术报告。作完报告后,柴扉对他发出了来SOED国重室工作的邀请。

       “我当时想,对于在国外工作的中国人来说,大多都有着故土的情怀,总想着服务国家事业发展,所以回国是迟早的事情。”王云涛说。加之身在国外的他,近年来看到我国海洋事业发展的良好形势,让他对回国后个人的职业发展前景更为看好。因此,“机会来了,我就回来了”。

       王云涛说,吸引他来到SOED国重室的主要是3个因素:海洋二所、SOED国重室以及柴扉。海洋二所对人才引进的激励政策以及人性化的管理,让他的个人价值得到充分发挥;SOED国重室的国家级平台,让他在海洋生态动力研究上持续发力;柴扉团队的研究又将海洋动力过程研究与生态环境相结合,使他的科研优势有了更广泛的应用价值。

       来到SOED国重室后,从河口到大洋,王云涛的研究领域得到拓展,也让他看到了成果应用的可能。“一般来说,海洋动力过程研究与生产生活关系不大,但如果能把海洋动力系统研究与生态环境相结合,这样就有了更为重要的实际意义。比如,我们可以根据对浮游植物大量暴发的监测开展浒苔预测,以服务于沿海地区的生产生活和防灾减灾。”王云涛说。

       北太平洋高纬度区域铁元素的影响、北太平洋中低纬度区域氮元素的影响、北极气候研究多学科漂流计划、中国近岸微塑料的分布变化……在柴扉、陈大可等高水平学术带头人的带领下,王云涛主持和参与了众多研究项目。不仅如此,他还利用曾在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工作过的优势,担任了中美海洋科技与渔业专家工作组秘书长,为中美海洋合作贡献力量。

       与谢晓辉、王云涛已工作多年不同,同样是海归的陈双玲在来到SOED国重室之前,还是美国南佛罗里达大学光学海洋学专业的一名博士生。博士期间,品学兼优的她发表了7篇第一作者的SCI论文,其中3篇是卫星遥感领域的顶级期刊。

       2018年2月,即将毕业的陈双玲参加了一场在美国波特兰举办的海洋科学国际会议。会议间隙,她与主持会议的柴扉攀谈起来,一聊之下,陈双玲博士期间所研究的有关碳循环、生产力以及卫星遥感算法等方面的新兴研究方法和成果,吸引了柴扉的注意。柴扉认为,如果能将此与生态模拟相结合,融合卫星遥感与生物地球化学Argo浮标观测数据,那无疑将有可能“做出一些新的东西出来”。

       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柴扉让陈双玲将简历发给他。不久之后,她就正式入职SOED国重室,加入了柴扉的科研团队。

       “像我这样刚从国外回来的科研人员,最需要的就是进入一个高水平的科研团队,充分利用其科研资源及优势,跟优秀的科学家同行和前辈学习切磋交流,以不断督促自己学习进步,这样才更有利于我未来的职业发展。”陈双玲说出了当时的考虑。

       记者采访陈双玲时,她刚从国外参加一个学术会议归来。就职SOED国重室不到一年,她最深刻的感受是“不缺项目做”。在这里,每个人都能够根据自己的研究方向,申请感兴趣的科研项目。目前,她正在主持和参与海洋新生产力和海洋碳循环等方面的基金项目。


多学科交叉培养“领军人才”

       海纳百川,方能广聚人才。打造多学科交叉的科研团队,培养出一批具有新思维的海洋学家以及未来海洋界的领军人才,这是SOED国重室颇为看重的引才方向。

       自2011年同济大学海洋地质专业博士毕业后,马文涛就一直在同济大学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工作,主要从事古代海洋生态系统及碳循环的数值模拟,主持和参与过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科技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和中国博士后基金等研究项目。当时,学校里从事古环境碳循环生态系统模拟方向的只有他一个人,“孤军奋战”的他深切感受到了加入一个科研团队的重要性。

       此前,他曾去柴扉担任院长的美国缅因大学海洋学院学习访问,主要学习的正是由柴扉开发的CoSiNE生态系统模型。2017年,刚刚担任SOED国重室主任的柴扉开始组建海洋生态观测与模拟团队。渴望加入科研团队的马文涛感觉这是一个转型的契机,于是就被吸引过来了。

       来到SOED国重室后,马文涛的研究方向从古环境数值模拟转型为现代海洋环境的数值模拟。以前只能靠岩心分析推测当时的气候变化,现在可以利用卫星、沉积物捕获器、生物地球化学Argo浮标等多种手段直接观测。这让他的研究领域得到拓宽,而且结合古环境视野的现代海洋研究,能够互有借鉴、相得益彰。

       科研团队里不同学科背景人才的汇聚,让马文涛欣喜不已。团队中,有像他这样做数值模型的,也有专攻海洋遥感卫星观测的,还有研究Argo浮标技术应用的,每个人都有独立的研究方向,但也有共同参与的课题和项目。这些大多是“80”后的科研人员聚集在一起,每天都会上演“头脑风暴”,为团队科学研究带来了强大助力。

       海洋二所副研究员邢小罡也有类似的经历。在加入SOED国重室前,他在中国海洋大学海洋与大气学院从事海洋光学和水色遥感方面的研究工作,在数据处理与分析、遥感理论与反演模式研究等方面有着十分丰富的经验。

       2008年~2011年,邢小罡在法国滨海自由城海洋学实验室从事博士后研究。这段博士后的经历,让他开始从事有关生物地球化学Argo浮标方面的研究工作。彼时,生物地球化学Argo浮标就是在国际上来说也是新生事物,国内从事这方面研究的人更是寥寥无几。回国后,邢小罡致力于推广生物地球化学Argo浮标,但“单枪匹马”一个人搞研究,成果并不理想。

       2016年,来到SOED国重室组建团队的柴扉联系上了邢小罡,希望他能加入共同推动生物地球化学Argo浮标在国内的发展。“海洋二所建有中国Argo实时资料中心,有着发展生物地球化学Argo浮标的巨大优势。我想如果加入进来,就能把国内的资源整合起来,推动生物地球化学Argo浮标的研究和应用。”邢小罡说。考虑了一番后,他决定加入SOED国重室。

       如今,依托中国Argo实时资料中心,从生物地球化学Argo浮标的投放、数据管理、质量控制,到国产生物地球化学Argo浮标研制与推广,邢小罡和他的同事推动实现了我国生物地球化学Argo浮标的从无到有,发展前景看好。

       

创新机制推动“引才育才”       

       国内外优秀海洋人才的纷至沓来,一方面源于SOED国重室国家级平台与高水平学术带头人的吸引力,另一方面也得益于海洋二所在人才队伍建设体制机制上的创新。

       2016年,海洋二所全面启动了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成立了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和人才工作小组,就人才发展状况和人才政策开展了调查研究。此后,海洋二所先后实施了“流动人才工程”“高端人才工程”和“创新人才工程”。

       在“流动人才工程”建设中,海洋二所制定了《联合培养研究生管理办法》,并对《博士后管理工作办法》《研究生奖助学金实施办法》进行了修订,提高博士后、研究生待遇,改善后勤保障条件,注重培养质量,使海洋二所博士后、研究生生源质量和数量明显提升。

       “高端人才工程”分3个层次、5个梯队设置岗位,围绕学科发展、团队建设,选拔、引进和培养具有科研领军潜质的优秀人才。

       “创新人才工程”则是在专业技术职称和行政职级的基础上,以宽幅设计为原则,设置创新岗位,实行分类评价和管理体系,在待遇、晋升等方面采取了更加灵活合理的方式,有效调动了科研人员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

       对于SOED国重室来说,作为海洋二所的核心科技平台,也是最早开展人才体制机制改革试点的单位之一。2012年开始,海洋二所不断加大对该实验室的资金投入,专门用于人才和成果激励。2013年,该实验室制定了《“海星学者”管理暂行办法》,以期吸引、留住和选拔高层次人才。2018年,实验室又推出了《“海星博士后”管理暂行办法》,以期为实验室发展不断增添储备力量。

       目前,SOED国重室人才引进的基本原则是瞄准国际海洋研究领域的前沿方向,吸引具有较高科学素养的学科带头人、学术骨干以及各学科发展需要的优秀人才,尤其是对于曾经获得国家、省部级高层次人才工程或具有长期国外工作经历的人才,将采取倾斜政策,且以30岁~50岁的中青年专家学者为主要对象。

       “人才对我们来说还是不够的。我们在大力支持和培养现有人才的同时,还需要加大引进人才力度,致力于打造一支金字塔型的人才梯队。尤其是中间的青年科研人才,也就是未来有望发展成为领军人才的青年科研骨干。”SOED实验室总支书记白雁对记者说。

       引才育才双轮驱动下,如今的SOED国重室人才济济。截至目前,实验室现有成员110余名,其中中国科学院院士2人,中国工程院院士1人,“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1人,国家“万人计划”入选者2人,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1人,国家优秀青年基金获得者2人次,科技部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1人,省、部级人才计划入选者20余人。

       不久之前,喜讯再次传来。自然资源部公布的《2019年度高层次科技创新人才激励政策人员名单》中,SOED国重室有多人位列其中,再次彰显出实验室在人才队伍建设上的雄厚实力。

       种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如今的SOED国重室,一支以高水平学术带头人为核心、中青年科学家为中坚力量的科研队伍已初具雏形。然而,在现有的体制机制下,“筑巢引凤”的道路仍然任重而道远,对于引进高层次人才,尤其是外籍人才等方面,在配套政策方面还存在不少困难,实验室将积极与主管部门沟通,依托各项人才政策,不断加大引人力度,推动实验室在科学研究上不断攀越高峰,取得丰硕成果。


本文转自《中国海洋报》

作者:周超